第七十六章 落雕

榴彈怕水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akudpm.tw,最快更新紹宋最新章節!

    龍纛立起來一刻鐘后,御營中軍王彥所領焦文通部全軍崩潰,統制官焦文通生死不明。

    話說,這支軍隊是宋軍從東坡塬上輪換下來的,隨著塬上激戰持續的越來越久,雙方都開始疲憊,再加上戰線已經穩定,所以早在婁室列陣之前,戰場南側大規模亂戰的時候,塬上的戰事就已經有點心照不宣了。

    相對應來說,王彥也就早已經放棄了督戰,改為嘗試讓前方部隊輪番撤下塬地休整。

    而焦文通部乃是在龍纛立起之前便撤下來的,本來因為塬上拔離速忽然再度加強了攻勢,準備再上塬接替死傷最重的酈瓊部的。但等到金軍在塬地南側列陣,繼而龍纛從中軍升起,宋軍全軍大振,焦文通在與王彥交流后,卻是選擇了留在原地,并讓全軍轉向對準了婁室的五色捧日旗……其本意是要趁婁室與兵力厚重的秦鳳路兵馬交戰時從側翼壓上去,以成奇功的。

    但完顏婁室不可能給他這個機會,騎兵局部戰場上的機動優勢是拿來干什么的?

    故此,焦文通部立即便遭遇到了金軍最強騎兵,也可能是此時整個東亞最強大一支重甲騎兵的碾壓。

    兩支從阿骨打時代就精選設立的合扎猛安,只有一支參與到了對焦文通部的襲擊,蒲查胡盞帶領著滿員的、花了許久方才在之前金粟山下披掛整齊的一千騎,人馬俱甲,宛如一千具鐵浮屠一般,貼著塬底,硬生生將這股數量達到數千的宋軍從塬地上‘鏟’了下來!

    而宋軍除了極少數神臂弓與長斧重步外,根本沒有,也不可能有任何武器可以對這支部隊造成絲毫損傷。

    但是,且不提和其他部隊一樣,焦文通提前將部中很少的神臂弓與長斧重步大部分交給了官家,即便是剩余了些許,此時也沒有起到任何效果,造成任何殺傷。因為就在蒲查胡盞發動進攻的同時,婁室愛將完顏剖叔也以婁室和那面五色捧日旗為軸心,率領著大股騎兵對宋軍當面發動了一場教科書式的女真騎兵突襲。

    先是環射,密集的環射,數以千計的女真騎兵在左右兩支鐵浮屠的遮護下,圍繞著婁室進行了旋轉式的推進……密集的女真重箭上來對宋軍造成了巨大的殺傷,焦文通部當時便有崩潰之態,照著這個趨勢,本來金軍是不用貼身肉搏的。

    但很顯然,婁室這一波催動的極為迅速和猛烈,他本人和他的大旗根本就是推進如風,連帶著以他為軸心的女真騎兵很快便直接甩到了宋軍陣中,而女真騎兵也絲毫不慌,下弓換矛,又以刮魚鱗的方式一層層分隊從宋軍中掃過,次次都卷起無數血肉。

    這個陣勢,土一點,叫車輪子戰術;科學一些,叫環形齊射加近身側沖;而如果惡俗一些,可以叫個旋風騎兵陣之類的東西……屬于金軍小股部隊的常規戰術,他們常常以謀克為單位發動類似的推進式攻擊。

    但毫無疑問,當這個俗套到不行的戰術被時代最強的騎兵將領,配合著時代最強的騎兵部隊,加上七千這個放在世界任何一個戰場上都不可能小覷的騎兵規模,然后一起演繹出來以后……卻簡直可稱之為臺風之陣了。

    關西之地,雨水多日未至,卻陡然平地出現了一場金戈鐵馬構成的鐵騎臺風。

    而焦文通部便是這場騎兵臺風下的第一個犧牲品,全軍七零八路,四散而逃,主將生死不知……四面宋軍剛剛還因為龍纛暴漲的氣勢登時湮滅!當面秦鳳路大軍一時驚駭,塬上部隊更是驚恐難明,便是尚在出營的吳玠和遠處中軍大營上的趙玖也各自駭然。

    不是沒人想到會有犧牲品,實際上,人的影樹的名,宋軍從上到下看到婁室列陣,看到那兩支近乎于具裝甲騎的女真騎兵后,都有了付出大規模傷亡的覺悟,可是為什么這么快?為什么這么干脆利索呢?

    而且最關鍵的是,宋軍的反擊在哪里?

    金軍不是沒有傷亡,金軍是有肉眼可見的傷亡的,但絕大多數傷亡都是來自于地形對大規模重甲騎兵的天然消耗……塬上和營中高地上,大家看的很清楚,在塬下起伏的地形之上,很多金軍往往胯下一個趔趄,落下馬來,然后便悄無聲息,成為了戰爭必然的消耗品。

    但是,這種傷亡是金軍騎兵數量達到這個份上以后數學概率性的傷亡,不是人為的傷亡,沒人看到宋軍的哪股反擊對金軍造成的有效殺傷,因為焦文通部幾乎是隨著完顏婁室的推進直接崩潰的……這讓在場宋軍產生了一種由衷的惶恐之心。

    而惶恐之后便是一種發自內心的贊嘆……就是贊嘆!

    贊嘆原來騎兵還可以這么用?!

    贊嘆原來重甲重弓的騎兵居然這么強?!

    不過,這種贊嘆也很快就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人心深處和淺處的種種抉擇。

    第一個做出反應的當然是距離婁室最近的王彥,他在距離這場戰斗最近的距離、最佳的視角全程目睹了一切,并最直觀的感受到了這場臺風的威力。

    而且別忘了,戰斗中崩潰的一方正是他的核心部屬。

    故此,當金軍碾過塬下之時,這位八字軍統帥腦中其實幾乎一片空白,而空白之后,因為距離問題,王子才卻又被局勢逼迫著,迅速而又僵硬地做出了決斷:

    他身為節帥,而且官家就在數里外的大營那里,麾下八字軍又是跟金軍有刻骨仇恨的河北兵,所以投降、逃跑是不可以去想的,生死什么的此時也已經無所謂,但關鍵是既然為人臣,便要盡職盡責,不能讓大局從自己這里崩塌,即便是不得已如此,也得是他先一死以對皇恩。

    “傳令!”一念至此,王彥反而再無恐懼,直接扭頭下令!白屚醯驴倲堒蠎鹗,不得后退一步……咱們本部轉向列陣,阻止潰兵上塬……移動旗幟,隨我到最前方去!”

    三條命令,迅速傳達下去,然后眾目睽睽之下,王彥主動移動大旗至東坡塬最西端,當面以對塬下金軍與潰兵無數。

    這是一個極為振奮軍心的舉動,也是一個非常及時的舉動。

    對此,婁室只是淡淡瞥了一眼王彥的旗幟,便揮動手臂,指向了自己西北方向的龍纛……平心而論,剛剛一瞬間這位金軍主帥的確存了讓部隊趁勢沖上塬地的心思,那樣的話也算是一種結束戰斗的方式。

    但也僅僅就是一瞬間罷了,隨著王彥及時轉向立旗,這位金軍主帥即刻在心中放棄了這個只是一時浮現的心思。

    之所以如此,不光是戰術上的考量,也就是從地形、時間、援軍上的考量所致,關鍵是這一戰,是他完顏婁室的最后一戰,他本就要全勝!而當這個目標對上對面立起的龍纛后,他就更不該想其他的東西了。

    “穩!”

    隨著金軍大隊再度啟動,而且直直朝自己過來,從剛剛陡然爆發的戰斗中回過神來的秦鳳路經略趙哲強忍著不安從小丘上馳入自己陣中,并奮力在陣中大呼!肮偌以诤竺婵粗覀!出兵的賞賜也都發了!咱們沒理不給官家賣命!”

    “按著吳太尉的吩咐,長槍在前面,最前面直接把長槍杵在地上!”

    “神臂弓、弩手、弓箭手按射程排列!”

    “騎兵在兩翼……”

    趙哲在陣中奔馳左右,呼喊不停,秦鳳路兵馬也很快重新鼓舞起了士氣……這倒不是說秦鳳路這支兵馬有多訓練有素,而是說他們畢竟多是步卒,而且金軍掃平焦文通部時他們已經出營列陣,絕大部分士卒只是隱約知道前面敗了,根本看不到數里外的具體場景。

    而且莫忘了,他們人數眾多,且側翼有已經反而轉為上風的熙河路兵馬——巨大的數量和龐大的軍陣給了一般士卒極為充沛的信心。

    但是,趙哲連番下令鼓舞,說到騎兵在兩翼后卻又陡然陷入慌張,因為他已經清楚的意識到,按照剛剛金軍騎兵展示的強大能力,自己的側翼,尤其是左翼,幾乎相當于不設防一般!

    右翼都還有熙河路的兵馬呢!可本來該為左翼的利州路兵馬卻根本就在很遠的泥淖中!

    “左翼也多扎長槍,就是北面和東面那邊……”一念至此,趙哲趕緊下令,卻是試圖補救。

    但話說到一半,地面卻已經再度隆隆作響,七千騎,或者準確一點,六千余女真騎兵,已經護著完顏婁室的五色捧日之旗,朝著秦鳳路兵馬當面而來!

    而趙哲望著鋪面而來的煙塵,與煙塵中難以遮掩的騎兵雄壯身姿,幾乎是瞬間口干舌燥,再難言語。

    區區兩三里的距離,對于騎兵來說簡直是須臾可待,但不得不說,秦鳳路的表現卻讓宋軍稍微拾起了一些信心……金軍騎兵涌到陣前,面對著立好的步兵陣地,卻并沒有之前那種驚人的摧枯拉朽之勢。

    這讓很多人都松了一口氣——婁室所領的這七千金軍騎兵的確強悍無匹,但很顯然,剛剛焦文通部的覆滅跟他們猝不及防,本身苦戰了一個下午,外加數量劣勢引發的陣型劣勢有著太多的因果關系。

    而秦鳳路的部隊雖然是公認的最弱,但是數量擺在這里,軍陣的厚度擺在這里,卻是讓金軍不得不采取適當的應對策略……這一次他們沒有直接橫掃入陣,中間婁室旗幟適時停下,而他直屬的部隊面對著密集的槍陣也根本只是在前方維持著女真人一貫的環形騎射而已。

    可以想象,在將秦鳳路前方槍陣射潰之前,婁室中軍是不可能放肆推進的。

    而與此同時,宋軍陣中也終于開始出現了有效反擊,按照射程排列的遠程投射開始產生有效殺傷,婁室中軍當然也是重裝騎射手,但卻不是具裝甲騎,他們還沒奢侈到給七千人一起披馬甲,而在這種戰斗中,金軍騎兵一旦喪失戰馬,也基本上宣告喪失戰斗力了。

    不過,事情不是這么簡單的,就在婁室在前方進行遠程打擊的同時,左右兩翼兩個合扎猛安,近兩千個鐵浮屠已經同時朝著秦鳳路兩側進行了包抄……兩軍東南、西北方向相對,蒲查胡盞的合扎猛安從東北面繞開,而夾谷吾里補的合扎猛安則一頭朝著熙河路與秦鳳路的交界處狠狠扎了進去。

    可以相見,這兩千鐵浮屠很快便會從缺乏騎兵護佑側翼的秦鳳路腹部狠狠插入,將這支兵馬整個攪碎。

    “時機到了!”

    戰場最南端山腳下,原本韓常擲出自家眼珠子的地方,早已經被宋軍推進占據,而此時,一名立馬在此處的宋軍大將望見彼處兩個合扎猛安的出擊,不急反喜,只扭頭對著身側一名四五十歲的中年軍官極速出言!袄顚④,婁室此陣,關鍵是兩翼兩個合扎猛安與婁室中軍相輔相成,現在兩翼合扎猛安突出,其中軍便露破綻……咱們從婁室側后方直沖他的帥旗,便是不能取他首級,只要攪亂他的后陣,此戰也是咱們的頭功!”

    “曲經略所言不錯!”所謂李將軍,也就是蕃將李永奇了,也同樣看的清楚,卻是即刻頷首!肮植坏们鷮④娭安蛔尠橙ゾ溶,也不讓俺對那完顏兀術死纏爛打……俺這就趁著兩支合扎猛安剛扎出去收不回來的時候掏他后路!”

    言罷,李永奇復又朝身后一名二十來歲卻身材雄壯的小將努嘴示意:“大郎!咱們父子一份為倆,左右合力!讓官家知曉一下咱們的忠心與勇武!”

    那小將揮舞長槍,興奮稱是,正是李永奇長子李世輔。

    然而,李永奇剛要帶兒子勒馬下坡,卻又忍不住回頭多問了一句:“曲經略,官家果真在那龍旗下面?”

    “若非如此,我辛苦來此處作甚?”曲經略,也就是沒了鐵象的曲端了,聞言冷冷發笑!皝砭葕Z了我帥位的吳大嗎?!你且去,我為你后援!”

    李永奇本身是延鄜路土著的黨項大豪,如何不曉得曲端為人,聞言也是放聲大笑,卻是呼嘯一聲,與其子李世輔一起縱馬而下,而他們父子身后剛剛收攏起來不久,大約三千余黨項蕃騎,也是一分為二,隨著李氏父子朝著婁室側后方疾馳而去!

    很明顯,這對父子就是要在趙官家目下建立奇功。

    不得不說,這三千騎與那兩支合扎猛安卻又截然不同,合扎猛安乃是具裝甲騎,所謂鐵浮屠一般的超重騎兵,行動緩慢,可一旦沖鋒起來卻又勢不可擋;然而這三千蕃騎,并無馬甲,士卒著甲者也不多,啟動極速,奔馳出來以后更是速度驚人,煙塵如云,即刻便吸引了所有戰場有心人的目光。

    婁室扭頭見到這一幕,微微一嘆,既不多言,也沒有多余表示,看他樣子,似乎對這支兵馬來襲似乎早有預料,卻有些不耐煩,根本不愿意為對方調整陣勢一般。

    這也是能夠理解的,因為此時婁室周邊中軍騎兵是圓陣,就好像一個穩定住了的臺風一般,理論上是沒有所謂前方后方的,所以確實無需調整,便可同時應對兩面的宋軍。

    但是,片刻之后,黨項蕃騎輕馳而來,速度驚人,眼看著便要與金軍發生騎射交戰之時,一直未動,甚至沒有去看那個方向,只是豎耳傾聽的完顏婁室卻忽然勒馬,直接朝著側后方來襲輕騎的方向提速進發!

    主帥既動,旁邊旗手見狀也是毫不遲疑,而五色捧日旗一動,整個金軍騎兵大陣也毫不遲疑的放棄了當面的秦鳳路步卒,朝著來襲兵馬反沖過去……整個騎兵圓陣,竟然無需任何調整,便直接轉向撲出,臺風也旋即在戰場上再度卷起。

    來襲黨項騎兵收勢不住,猝不及防,分成兩股的三千騎兵的頭部,直接與金軍騎兵整個撞到了一起,繼而攪拌在了一起。

    原本以為會持久的騎射交戰,瞬間變成了短促的肉搏交戰,而累了一整日的黨項輕騎根本不可能是疾風驟雨一般金軍重騎的對手,幾乎是一瞬間便被臺風攪的粉碎,無數只是臨時為李永奇雇傭的蕃騎直接朝著東南方與南方炸開逃竄。

    而已經被攪入金軍陣中的部隊卻是無路可逃。

    其中,李永奇率幾十名家族武士,駭然失色,欲逃無路,而混亂中,這名黨項大豪看了眼西北方向的兩面旗幟……一面是遠處龍纛,一面是忽然便靠近且還在靠近的五色捧日旗,卻是一咬牙,主動朝著近處的五色捧日旗而去。

    他認得婁室!

    但毫無意義,他看到了婁室本人的時候,身側幾十騎族中近侍便已經盡數消失,他本人抬箭欲射,也被金軍亂箭過來,直接將他連人帶馬射翻在地。

    須臾片刻,三千多黨項蕃騎便土崩瓦解,而主將李永奇也渾身血污斑斑,被生擒到婁室身前,二人相顧,一時只有喘息,并無言語。

    “婁室……”喘息片刻,李永奇定下神來,抬頭張口欲罵。

    卻不料,一直面無表情的完顏婁室忽然面目猙獰,直接從腰后取下一柄短錘,當面一錘砸下,李永奇頭破血流,腦漿爆出,再無聲息。

    而此時,婁室也怒氣不減,卻是對著尸首大喝:“一個兩個,漢人蕃人,三番五次,你們也配?!”

    言罷,其人擲下鐵錘,轉身而走。

    繼焦文通部之后,李永奇部也被一擊而潰,主將當場戰死。

    且說,婁室既殺李永奇,根本不去理會潰散黨項輕騎,而是直接轉身催動部隊回身,鐵騎臺風滾滾而來,再度朝著秦鳳路大陣壓來,而這一次,蒲查胡盞已經成功掏入秦鳳路大陣腹中。

    龍纛之下,趙玖扶著自己剛剛戴上的頭盔,居高臨下望著山下戰局,卻是一動不動,幾乎是毫無反應的看著婁室大發神威,將焦文通和這支應該是那個李永奇所領的蕃騎輕易碾的粉碎。

    不是他不想做出反應,更不是他內心毫無波瀾。

    投入了一切人力物力,費盡心血才辛苦組建出來的精銳御營中軍,不惜輾轉西夏也要歸國助戰的邊地忠臣,就這么如一個又一個浪花一般直接消失在戰場上,他怎么可能沒有觸動?

    但是有觸動的他卻不知道該怎么反應,又能做出什么樣反應……吳玠尚在山下,除非連這位吳太尉也潰了,否則輪不到他這個天子親自去指揮。

    而此時,從理性而言,他這個天子最該做的,便是如一個木偶一般坐在這面龍纛之下,給所有人繼續提供作戰的理由與勇氣。

    此為兵法所云:不動如山!但僅此而已。

    但是,輕易擊潰了兩路宋軍的婁室中軍又朝著秦鳳路部隊過來了,而此時秦鳳路的部隊已經很危險了。

    趙玖在山上居高臨下,看的比誰都清楚,就在之前李永奇被一擊而潰的同時,女真人的兩路鐵浮屠,也已經同時成功得手……一邊從熙河路、秦鳳路之間插入,一邊干脆對秦鳳路孱弱的腹部進行了挖心掏肺般的成功突襲。

    實際上,若非吳玠在后方成功列陣,以本部為督戰隊,怕是秦鳳路要直接崩潰的。

    “元帥!我家經略請求援護側翼!”第二次敗下陣來的喬澤來到吳玠身前求援。

    “為何是你來求援?”背靠大營勉強立陣成功的吳玠也已經口干舌燥,卻是強做鎮定相對。

    “兵馬都監慕容洧在剛剛突襲之中戰死,我部剛剛上前支援便也被潰散開來,趙經略找到誰便是誰……”不問還好,一問之下,喬澤幾乎帶了哭腔!皧涫矣只貋砹,請元帥速速支援吧!”

    “我知道了!眳谦d繼續強做鎮定!澳慊厝ジ嬖V趙哲,若金軍此番從你們左面,順著那股襲入中軍的鐵浮屠過來,我即刻親自發中軍全軍從你們左面頂上去……絕不遲疑!但我要等到婁室定下攻擊方向!明白了嗎?讓他撐!”

    喬澤如釋重負,也不搭話,直接翻身上馬,便率領寥寥數騎速速回歸前方大陣。

    而婁室轉回到秦鳳路陣前,果然變陣,卻是放棄了正面環射,直接隨已經得手的合扎猛安突入宋軍陣中……不過,他沒有如吳玠想象的那般從秦鳳路大軍被掏開口子的東北面轉入,而居然是從秦鳳路與熙河路之間的縫隙,跟著另一個合扎猛安夾谷吾里補的部隊奮力沖了進去!

    不顧一切的沖了進去!

    吳玠在戰馬上望著這一幕,非但沒有任何心驚,反而一時狂喜……因為他幾乎是一瞬間便意識到了問題所在,婁室這是以為營前只剩下秦鳳路和熙河路兩路大軍,沒把自己這支部隊當回事,所以想一舉解決整個戰斗!

    然而,自己身后這兩支藏在兩路大軍身后的背嵬軍才是真正的強軍和兜底的主力!

    這是機會!

    “婁室想一舉解決戰斗!”曲端遠眺彼處,獰笑一聲!跋刖瘸鐾觐佖Pg!還想一舉擊潰秦鳳路、熙河路兩路兵馬!好大的胃口?!”

    “經略且看!”曲端身側一將,名為張中彥的冷靜指向了塬地的東南方,彼處煙塵滾滾,最少有兩部數千大軍涌來,一部稍快卻在后方,一部稍慢卻在前方!斑@個方向當是韓太尉部眾無疑,婁室應該也是被逼無奈……剛剛李永奇雖敗的極快,卻也浪費了婁室太多時間與精力,他害怕韓太尉的部隊涌來,與營前大軍一起將他前后夾住,也怕韓太尉部屬直接上塬了結塬上決戰……”

    “狗屁塬上決戰!”曲端破口大罵,他早早從洛陽便動身去了陜北搜羅兵馬,也同樣不知道兩支背嵬軍的存在!按藭r塬上戰局還有個屁用,萬一一時分不出勝負,這邊婁室卻擊破秦鳳路、熙河路的廢物,驅敗兵攻入大寨,就什么都沒用了!官家在上頭!”

    “那……”

    “你去!”曲端以手一指,毫不猶豫下了軍令!叭ヌ狳c一下潑韓五,官家在此,婁室在此!千萬不可上塬!等他過來,直接尋我的旗幟支援便可!”

    張中彥一聲不吭,低頭便去。

    而張中彥既去,其兄張中孚復又上前詢問:“經略……咱們怎么辦?蕃兵說親眼看見李永奇死了,但李世輔尚在,正在那邊哭泣,還要帶人去剛才戰場尋自家父親尸首……咱們要不要先幫他收攏潰兵?”

    “死了爹便哭哭啼啼的小孩子有何用處?且李永奇也是個廢物!”曲端怒極而對,卻又忽然斂容!暗钣榔嬉矝]白死,婁室部屬戰力委實強橫,可卻拖延不得……”

    張中孚盯著自家老上司,一時不解:“然后呢?”

    “將我的大旗立起來,把剩下兵馬聚攏起來,能聚起來多少是多少……隨我掏婁室之后!”曲端平靜做答。

    張中孚一時愕然:“經略,咱們此番南下支援事發倉促,只能聚攏騎兵,除了李永奇的四千蕃騎,剩下的不過是兩路湊得千余騎而已……剛剛足足三千多蕃騎無用,現在咱們還有不到千騎,難道有用?”

    “我不是去救劉錫、趙哲那群廢物!”曲端瞥了眼已經被堯山遮蔽了大半的太陽,幽幽嘆氣之余直接取下了馬上所掛弓箭!暗偌遗c我有不殺之恩,我不能不去……你須記住此事,便是我死了,也要說給人聽,因為我實在是不愿擔上拼死營救那兩路廢物的名號!

    張中孚依舊愕然,而曲大卻是微微一招手,便領著自己此番南下帶著的些許殘余部隊朝著婁室身后而去。

    張中孚沉默了一下,到底是拎著大槍跟了上去。

    可曲字大旗一動,卻因戰場混亂,大部分部屬都未來得及匯集,只是數百騎便直接往婁室側后而去。

    但是,正所謂人的影樹的名,畢竟是靖康之后關西實際上的第一將,此時出動,便是婁室也愕然回頭,繼而大怒,再繼而強壓怒氣,便繼續催動本部大軍跟隨夾谷吾里補的合扎猛安,擴大已經撕開的兩軍空隙!

    數百騎,都未必能近到他婁室身前,宛如自殺,此時還不如用心在前。

    不過,婁室最先達成的戰果不是徹底撕開兩路大軍,而是先行營救出了幾乎已到絕路的完顏兀術!當然了,這個救出是不大準確的,婁室只是打通了與原本被包圍的兀術戰團而已,而這位四太子根本不愿意離開本部。

    “四太子這是何苦?”因為被打通通道,陡然松懈下來的最南側金軍陣中,韓常眼睛上已經綁了布帶,但還是忍不住捂住眼睛以作止痛!按藭r包圍已解,你為四太子,不妨去婁室身側,必要時為他后備,替他統攬部隊,何必在此疲兵之中虛耗?”

    “俺將部屬帶到此處,落到如此下場,如何能再棄他們離去?”完顏兀術雖然沒有瞎掉,卻雙目通紅,顯然是熬夜與疲憊所致。

    韓常還要再勸,卻不料兀術忽然反問:

    “你說那支兵馬是如何弄出來的?”

    韓常便是瞎了一只眼,又如何不知道兀術所指,也是當即在馬上哂笑:“能如何弄出來?這支兵馬部眾這般精銳,裝備又這般好,但卻只擅長小股亂戰,不能組織大陣迎擊婁室,首領劉晏又是趙宋官家的御前班直副都統,想都能想到,定然是那趙宋官家將各部精銳聚攏到了一起……這是不知兵之人的亂舉,只是陰差陽錯,正好撞上我們疲憊不堪,也不能組織大陣,這才讓咱們吃了大虧!”

    “我自然知道這個!必Pg搖頭不止,卻是有氣無力望著那面山麓上那面龍纛!拔沂遣恢肋@個趙宋官家,如何就能讓這么多軍頭將自家的精銳貢獻出來?淮上的時候,他還要殺劉光世才能穩住部隊;南陽的時候,他還要偷渡白河,親自去鄢陵奪了兵權才能決死一戰;今日,卻已經能穩坐彼處,調度各路精銳為他所用了……”

    “必然是御營中軍調度的……”韓常望著婁室正在推進的大旗,冷靜而言!澳鞘撬睂俦R!”

    兀術點了點頭,也就不再多言,而是跟韓常一樣死死盯住了婁室的大旗。他們看得清楚,就在剛剛,屢次得手的完顏婁室再度得手——這名金軍主帥親自壓陣,將熙河路奮力組織起來的一部騎兵徹底沖垮,卻是擠開了一個巨大的空隙。

    可以想見,接下來,一旦婁室趁勢壓入,熙河路和秦鳳路兩路大軍將會被徹底分割!

    那樣的話,熙河路的軍隊會被擠壓在山腳下,或許還能做困獸斗,可已經被掏腹的秦鳳路卻極有可能朝著東北方向和大營那邊潰散……這個時候,雖然塬上兵馬還在奮戰,雖然就在兀術身后,那支劉晏帶領的奇葩‘殺手锏’還在奮力繞過兀術部,試圖去直接攻擊婁室身側,雖然戰場的最北端劉錡占盡上風,但卻不能阻止宋軍中路潰散,中門大開了!

    實際上,莫說完顏兀術和韓常,便是曲端都已經著急到親自沖殺在前,試圖盡量壓上了,但他的部眾太少,根本無法有效推入金軍主陣之中。

    但很快,下一刻,隨著婁室推著前面的夾谷吾里補如想象那般徹底分割開兩路大軍,讓這幾個金軍主將和曲端都沒有想象到的事情發生了——吳玠督帥旗向前,一支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數以千計的重甲長斧大軍朝著出現在身前的金軍鐵浮屠發動了反沖鋒!

    夾谷吾里補的這支合扎猛安已經盡全力而為了,戰到此時,拋開疲憊不說,卻是因為突到最前方,而失去了左右盤桓的機動余!麄儽疽詾榍胺绞鞘虻臐⒈、敗兵、弱兵,卻不料迎來了天敵,而且這股天敵居然成功搶入陣中,迫使鐵浮屠們直接與之肉搏!

    三千休整了一整日的長斧重甲兵,迎面而來,上砍騎兵,下砍馬腿,而已經不足一千,傷痕累累的合扎猛安猝不及防之下,居然全面落入下風!

    非只如此,與此同時,戰場的東北方向,就在秦鳳路大軍將要徹底崩潰之前,一支數量不下三千的重甲騎兵,屬于宋軍的重甲騎兵,忽然自秦鳳路外側突出,制止了秦鳳路軍陣徹底崩潰之余,也將另一支合扎猛安整個兜了下來。

    兩部一前一側,同時發力,宛如一支鐵鉗一般夾住了戰場。

    紛亂之中,完顏兀術徹底愕然,許久不能言語,倒是韓常忽然嗤笑:“是我錯了……四太子,我替你說,今日若敗,咱們敗的不冤……這等兵馬,必然是韓世忠、岳飛、張俊級別的帥臣親軍,四五萬編制才能養三千的那種,卻被心甘情愿送到了這趙宋官家手中……你說,若是國主的合扎猛安與大太子的合扎猛安今日一并送來,六千合扎猛安,咱們是不是早就在塬上就勝了?”

    兀術一聲不吭,只是將目光從那些很快便不再雪亮的長斧之上移動開來,然后死死盯著那面宛如已經與山麓合為一體的龍纛。

    八公山上、下蔡城上、南陽城中……他一次又一次,都沒有撼動過這面龍纛,今日也要如此?

    但事情不該是這樣的啊,一次又一次,完顏兀術不止一次在內心告訴自己,本該是自己攆著這面龍纛不停的跑才對!

    為什么反而一次都沒有撼動呢?

    與此同時,婁室也在看那面龍纛,但他并沒有看太久,便沉默著看向了陣前忽然出現的兩支奇兵……而很快又將目光對準了正前方秦鳳路部隊身后的吳字大旗。

    他知道,自己還有一個機會。

    “韓世忠到哪兒了?”婁室頭也不回,直接朝身側軍官佐吏發問。

    “已到塬后!”

    “曲端呢?”

    “死傷累累,寸步難行,但有一支裝備精良的兵馬,打著劉字旗的,正在與他極速靠近!

    “讓夾谷吾里補不許動,再撐一會!

    “喏!”

    “讓蒲查胡盞看我旗幟,我旗幟一動,他就立即從秦鳳路腹中脫出,朝外圍的那只宋軍騎兵發動反沖鋒!”

    “喏!”

    “讓四太子和韓常再動起來,不顧一切替我擋住熙河路的兵馬!”

    “喏!”

    “剖叔!”婁室忽然看向了自己的心腹愛將。

    “末將在!睗M身滿臉都是血污與黃泥混雜的完顏剖叔拱手相對。

    “中軍還剩多少兵馬可以沖鋒?”

    “四千!”

    “將部隊一分為二,給你兩千,去我后面,知道怎么做嗎?”婁室面色不變,平靜詢問。

    “替都統擋住曲端和那股打著劉字旗的兵馬……”

    “不是!”婁室從容相對!澳莻隨便他們跟上來,無所謂了,你不要分心!

    “是擋住韓世忠!”完顏剖叔當即更正。

    “不錯!”婁室坦然而對!笆碌饺缃,雙方都已經力盡,箭矢射盡,刀刃卷起,韓世忠的部隊便是奔襲而來,卻也是生力之軍!你要做的便是盡量在我身后替我拖住他麾下成建制的精銳騎兵!”

    “明白!”

    “你不明白!”婁室微微壓低頭顱,然后翻起眼珠,沉聲交代!澳阍诤鬄槲冶M量擋一擋,我領兩千騎再去最后突一突……成則成,不成你便不要理會我的生死,直接率部轉向北面,與蒲查胡盞合兵一起突出去,繞過那個塬坡,接應拔離速撤軍!”

    “……”

    “明白了嗎?”

    “……明白!”

    言至此處,婁室不再多言,而稍等一會之后,兀術、韓常、夾谷吾里補等人便明顯接到軍令,各自發力,待此時,完顏剖叔毫不猶豫,轉身領著兩千騎兵向身后稍作移動。

    空隙拉開,曲端與劉晏雖不知緣由,卻各自大喜,急忙朝著婁室帥旗推進,但也就是此時,婁室帥旗又一次動了。

    兩千騎兵,沒有任何花活,箭矢也已經幾乎消耗殆盡,卻是各自持矛,隨著婁室轉身抽出,并在秦鳳路兵馬身前結成了數個鋒矢之陣,然后便跟隨著自家主將婁室的大旗奮力向前方已經零散到不成樣子的秦鳳路兵馬沖鋒而去!

    金軍最極端的生穿硬鑿,又一次開始了!

    且說,黃龍府之戰,剛剛立國的完顏阿骨打攻黃龍府,并趁勢圍點打援,遼軍重兵來救,婁室自遠方來援,來到之后馬身如洗,阿骨打賜下三百戰馬,婁室便換馬沖鋒,一日內與銀術可一起朝著遼軍一翼九次突擊,最后居然強行突穿了數倍于己的遼軍。

    從此以后,金太祖完顏阿骨打認定了婁室的將才,讓他做金軍第一個猛安,讓他做黃龍府的萬戶!后來一路做到西路軍的實際統帥!

    所以說,這么一個人,誰能否認他的將才呢?

    身為戰友,誰能否決他的軍事提議和軍事命令?身為敵人,誰能不如如臨大敵,拼命相對?

    而等到他親自率眾奮力一沖的時候,誰又能勉力一當呢?

    畢竟,這個人的一切都是靠著那些神奇而又平凡的騎兵突擊獲得的。

    秦鳳路萬余眾,在得到喬澤與傅慶兩部的援軍后,數量可能達到更多,但此時已經無法計算了。而這么一支龐大的軍隊,之前被蒲查胡盞的那個合扎猛安大約一分為二,形成了前后兩部。而當完顏婁室奮力率部沖鋒之后,士氣早已經搖搖欲墜的前軍當即大潰。與此同時,一直在秦鳳路大陣腹部,維系大陣分割狀態的蒲查胡盞卻忽然做出了一個讓人意想不到的舉動——他忽然扔下秦鳳路兵馬,直撲向外,與張憲部的背嵬軍當面而戰!

    這一招起了奇效!

    不僅是和夾谷吾里補還有完顏兀術他們一起奮力推開了兩側宋軍,更重要的是,被抽空的秦鳳路軍陣腹部登時空出一個致命的巨大空隙。

    有時候,抽刀子比插刀子更致命!而抽刀子的同時再度插刀子,就更加致命!

    婁室親自帶領兩千中軍,奮力突進,秦鳳路軍陣前方先潰,繼而后軍猝不及防,也被一擊而中,全軍幾乎當場崩潰!

    剛剛還是兩路背嵬軍齊出,局勢翻轉,但眨眼間卻隨著婁室奮力一突,改天換地。

    秦鳳路經略使趙哲目瞪口呆,失措立于后軍軍中,竟不知如何應對。

    臨時代替兵馬都監慕容洧的喬澤奮力上前,試圖挽救局勢,卻被勢如猛虎的婁室發現,親自馳馬趕到對方身前,一槍刺穿,落尸于馬下!喬澤剛剛聚攏的一點兵馬也當場為金軍騎兵碾碎!

    繼而,婁室轉身直撲趙哲大旗,趙哲四肢發涼,驚惶之下,腦中一片空白,居然轉身而走。

    秦鳳路全軍崩潰!

    便是一旁的熙河路兵馬也有全線失控之態!

    身后剛剛動身追趕的曲端、劉晏都想不到這種變化,只能奮力追趕而已,而秦鳳路潰軍之后的吳玠也是大驚失色……秦鳳路和熙河路之前撐了那么久,根本就是兵力厚重而已,而現在這兩支兵力厚重的部隊一旦失控,為金軍前驅,自己如何能當?身后只剩民夫和輔兵的營寨如何能當?身側只有一千多御前班直的趙官家如何能當?

    婁室繼續親自突殺在前,兩千金軍騎兵片刻不停,努力驅趕秦鳳路潰軍。

    觀此情形,南面完顏兀術的呼吸都在變的急促,一瞬間他就明白過來,為什么婁室會是自己父親完顏阿骨打欽點的金國第一猛安,會是黃龍府萬戶;韓常只有單目,卻也看得目瞪口呆,幾乎失神,所謂名將,便當如此;拔離速隔著宋軍不知情形,但聽到遠處山呼海嘯一般卻分不清是什么內容的聲浪,也是默然立馬,眺望堯山不動。

    而堯山山麓中,趙玖看了眼逼近的韓世忠部,看了眼塬下散落的那些黨項蕃騎,又看了眼山下忽然崩潰的局勢,喉結動了一下,但最終無言……他知道,自己必須得做些什么了。

    吳玠同樣沉默了一下,卻是做了兩件事情:

    其一,派出信使讓身后官家棄龍纛從軍寨后方逃入山中,以避鋒芒;

    其二,主動領自己的帥旗向前……身為節度使,身為主帥,他不可能像趙哲那般失控逃跑的。

    恰恰相反,吳玠帶帥旗向前,迎面撞上趙哲,卻是毫不猶豫,上前一槍將此人刺死在馬上!

    趙哲一死,立即穩定了一部分局勢,而田師中也即刻從旗幟的移動上會意,帶領身側能控制的長斧重步兵向吳玠匯集。

    山上的趙玖微微舒緩了一下情緒。

    但下一刻,婁室便已經率部從已經潰散的秦鳳路部眾中突到吳玠身前。

    吳玠失笑一聲,躍馬而出,挺槍而對:“婁室,你欠你爺爺一場單挑!還記得嗎?”

    婁室一聲不吭,居然直接馳到吳玠身前,雙方兩面主帥,在拼盡了所有的兵馬和操作后,鬼使神差一般只能用這種方式來繼續這場關系著兩國國運的戰爭。

    但是,雙方都是黃臉,都是主帥,卻不代表兩人個人的馬上功夫也是一般……實際上,二人甫一交手,吳玠便心中暗驚,而交戰數合后,這有勇有謀的吳大便已經雙臂發麻。

    二十合后,吳大便已經知曉,再打下去,自己必死無疑——這個女真大將,或者說老將都可以,居然如此強橫!

    而此時,曲端、劉晏的合兵尚未突破婁室身后騎兵,田師中的長斧兵也未能速速穿過亂兵趕到身前。反而是婁室部眾已經大規模涌上,將要將他和他的旗幟一并包圍。

    所以,吳玠心知肚明,若是眾目睽睽之下死在這里,反而要讓全局直接崩潰,再無幸理,倒是逃了,還有一絲的可能性去護衛官家,或者組織部隊反撲。

    于是乎,眾目睽睽之下,吳玠幾乎是咬著嘴唇打馬而走。

    已經亂作一團的宋軍營前戰場上幾乎是轟然一聲,原本勉強止住的秦鳳路兵馬徹底潰散,而隨即熙河路兵馬也完全失控。

    局勢似乎徹底無救。

    但是,僅僅是下一刻,吳玠卻又反身回來,便是整個戰場也都忽然全線失控……雖然營前山下的戰場還是一團糟,但周圍尚有建制的宋軍卻幾乎各部齊齊往大營方向而來,而山下的幾路金軍也各自失色。

    因為就在吳玠敗退的一瞬間,那面龍纛直接從山麓上向下壓了下來。

    戰事已經逼近到了大營跟前不遠的地方,上面看下面看的清楚,下面看上面也清楚……不止是龍纛向下壓來,一支格外精銳的步兵甲士部隊幾乎是搶在龍纛之前奮力向下壓來。

    這是一種跟之前吳玠采用的一般無二的戰術,都是在沒轍的情況下,試圖用自己的威望和旗幟來盡量聚攏部隊,阻止潰散部隊、頂住婁室的突進。但毫無疑問,有些人用起來效果更好。

    實際上,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戰術,當這面龍纛接著吳玠的敗退往下壓的時候,戰場上大部分尚有理性的人就已經意識到,這場堯山下的戰斗,金軍不可能全勝了,宋軍也不可能再輸。

    韓常就是這種理性的人。

    而他身側的完顏兀術卻已經徹底喪失了理性,這位金國四太子頭暈目眩,卻又死死盯住那面龍纛不停,一種難以言喻的羞恥感與挫敗感,混雜著驚惶與疑懼,讓他的腦子混沌一片。

    一時間,這位四太子只有一個念頭——山動了!

    他有一種被泰山壓頂的感覺!

    真的是壓過來了,隨著龍纛向下出營,對這邊戰局兩眼一抹黑的劉錡棄掉泥淖中的獵物,不顧一切帶著能帶的兵馬艱難出沼而來;塬上王彥部看到這一幕,也是直接向下,但眼見著韓世忠部的三千帶著銅面的騎兵先行越過塬下,卻又選擇回身直沖拔離速;熙河路的兵馬背靠山腳,在劉錫的狼狽組織下重新試圖抵抗;整個戰場外圍的宋軍潰軍都在往此處匯集,便是李世輔也放棄了尋找父親尸首,領著身邊殘余的千余黨項輕騎而來。

    而很快,察覺到什么的秦鳳路、熙河路潰軍也注意到從山上往下沖來的龍纛,這兩支軍隊雖然整體上依然無組織,但面對著那面龍纛,卻放棄了從轉身沖擊營寨的念頭……很奇怪,但卻很現實,這些數以萬計的部隊當場就陷入到了一種前后兩面不敢去,左右兩面被堵塞的奇怪混亂狀態。

    不管如何,金軍最大的殺手,也就是驅趕敗兵沖擊營寨,當場失效了。

    不過,很清醒意識到自己戰略失效的婁室一聲不吭看著那面越來越近的龍纛,卻忽然輕笑了出來……他知道,眼下自己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是直接轉身向北,匯合完顏剖叔與蒲查胡盞,再繞那片塬坡接應拔離速一起撤離,然后在即將到來的秋雨綿綿中病死榻上……所以,他不會選這個的,因為若想選這個,一開始就不會打這一仗的。

    那么只有另外一條了,再度迎上去,然后無論得手與否,都被四面八方壓來的宋軍,給弄死在這面龍纛下。

    這是一條死路!

    但是,死路不是敗路,此戰從軍事上他可以輸,可從大金國和他婁室而言卻未必不能勝!

    耳聽著身后已經有弓弦聲作響了,情知道是因為戰場陷入混亂,曲端與劉晏得以進一步逼近的婁室忽然轉身,直接提槍向最近的一團宋軍發起沖擊!他的部屬在愣了片刻,迅速追隨上了自家都統。

    宋金雙方都發了瘋一般在這營門前不遠處的戰場上奮力,但婁室卻如離弦之箭一般所向披靡,其人持大槍秉騎兵橫行亂軍之中,遇到宋軍試圖匯集便引越來越少的身后部眾直接突擊。

    肆意橫行之間,其人宛若回到了黃龍府一戰,酣暢淋漓,死而無憾。

    吳玠當然知道他在做什么,也在試圖阻攔,但是陷入就地混亂的戰場不僅讓完顏婁室喪失了驅趕敗兵的能力,也讓宋軍喪失了匯集起來阻攔對方的能力。

    一刻鐘后,龍纛出營,龍纛之前乃是率先突出的楊沂中,龍纛之下,赫然是全副披掛的趙官家,便是王淵、林景默也各自披甲隨從,這位官家接到吳玠讓他撤離的傳訊后,反而決心一動,卻是直接至此……這是可以理解的,事到如今,也毫無疑問是個成功的抉擇。

    但問題在于,完顏婁室并未撤走,反而尚在此處。

    而婁室等的便是這個機會,其人遙見龍纛之下有一騎士居中,旁邊明顯有老將與文臣陪侍,便即刻放棄對宋軍壓制,轉身率剩余全部力量直撲龍纛!

    身后諸路宋軍一起反撲,劉晏部、曲端部、吳玠、田師中,包括外圍張憲,還有部分醒悟過來的熙河路殘部、秦鳳路殘部,盡數往龍纛下進發,但很顯然,完顏婁室更快一步。

    楊沂中初出營門,當此突擊,一時失措,居然讓部分女真騎兵直接突到龍纛前百余步距離,然后方才指揮密集的御前班直奮力纏上。

    且說,趙玖一開始便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他遭遇了斬首攻擊!這是他下來之前便預想到的事情。

    對此,上過數次戰場的他并未過于慌張,而來到營門前戰場上立下龍纛之后,楊沂中在前方組織抵抗,王淵也從容指揮部分御前班直到龍纛下密集匯合,形成一個幾乎密不透風的防御圈。

    但很快,金軍騎兵便告訴了王都統,沒什么防御是絕對的,尤其是面對騎兵——金軍騎士開始借著馬勢將自己整個身體、整個戰馬軀體硬生生砸入還有些茫然與恍惚的御前班直陣中!

    防御圈瞬間被扯開空隙,而完顏婁室和他那面已經滿是箭矢孔洞的五色捧日旗也很快出現在了趙玖的視野內。

    趙玖不知道對方是怎么在如此密集的軍陣前一路突到這里的,這點也已經無關緊要,問題在于對方依然勢不可擋,無論是誰上前阻攔,似乎幾乎都不是他和他親軍的一合之敵,而這位之前打垮了不知道多少宋軍的金將名將正靠著胯下戰馬維持著短程突刺……更可怕的是,他身后還有一支數量達到,或者說已經減少到只有數百的金軍騎兵部隊。

    這是致命的。

    楊沂中不顧一切沖了過去,但只是兩三回合,這名御前班直統制官便被刺中肩膀,跌落馬下,然后被下屬狼狽拖走。

    而此時,更讓人驚恐的事情發生了,臨到相距百來步的時候,完顏婁室并沒有繼續突擊,他身后數百部屬也忽然散去大半朝四面涌去……然后,這名女真名將從身后馬屁股上取下了一張女真大弓,架上了一支女真重箭,對著百十步外的趙玖彎弓搭箭。

    趙玖渾身寒毛炸起,卻是在數名近臣的驚呼下不躲不避,反而也是彎弓搭箭!

    屏息凝神,算好距離,如平日射獵一般微微抬高箭矢,然后迅速同樣瞄準了對方……對弓箭極為熟悉的趙官家知道,自己這種弓彎弓更快,更容易瞄準。

    婁室對著趙玖的弓箭咧嘴一笑,從容調整,而箭術公認高超的趙官家隨著對方一笑心下一慌,卻是先行一箭射出。

    箭矢猝然飛出,直接射偏了許多,而婁室手中弓箭并無有絲毫影響。

    一時間,這位官家如墜冰窟。

    但也就是在此時,一支箭從一張趙玖無比熟悉的弓上射出,從后方正中婁室臂膀!

    婁室馬上一個搖晃,手中重箭偏出。

    群情振奮。

    可下一瞬間,婁室卻又當眾折斷了自己這個左臂上的箭矢,只是瞥了眼自己側后方的曲大,便扔下弓箭,重換大槍,然后奮力向前。

    其部僅剩的數十親衛故技重施,豁出性命與坐騎來為主將砸開通路。

    非只如此,剛剛一幕,已經讓許多班直看呆,居然讓婁室借此時機突入更深層班直陣中,距離趙玖不過幾十步。

    趙官家試圖再度彎弓,卻雙手已顫。

    須知道,眼下戰場是亂做一團,金軍騎兵、宋軍步卒,都只是分股作戰,咫尺之間,人可敵國!

    “不要慌,哪個是婁室,指給俺!”

    曲端再度彎弓,幾度想要射擊,可婁室既然換槍馳騁,他卻根本無法瞄準,也是驚惶難制。但就在此時,一騎自后方奔來,銅面鐵盔,手持硬弓,只聽聲音,曲大便知是誰,然后便匆匆棄弓指向婁室。

    來人正是扔下在后方激戰的部屬,直接躍馬來援的官家腰膽韓世忠,而韓良臣遠遠便注意到這邊不妥,卻是雙手操弓而來,此時見到曲端指點,只兩腿一夾,胯下戰馬便一聲嘶鳴驟然停步,并抬腿立起半個馬身。

    而韓世忠只在停下的馬上轉過腰身來,便奮力開弓一箭,一箭千金,可當萬軍,卻正中婁室胯下馬首!

    婁室胯下戰馬未及嘶鳴便轟然倒塌,連帶著婁室整個掀翻!韓世忠,始終是韓世忠!對于趙玖來說,你永遠可以信任他!

    兩側班直,身后女真騎兵,還有周圍混戰的其他各部宋軍紛紛朝著此處涌來。

    趙玖看的清楚,班直與周圍婁室親軍亂戰之時,婁室本已經勉力站起,卻不料一名年輕小將從曲端身后馳馬而來,一箭正中婁室腋下,使得婁室再度跌坐。

    見此形狀,本欲去扶婁室的旗手扔下那面五色捧日旗,轉身與來將作戰阻攔,而當此之時,又一名持長斧的宋軍都頭直接趁隙趨步來到已經不能輕易起身的婁室身前,便直接抬斧一劈,婁室往腰間去握什么,只是握了個空,然后大斧直接落下,砍中婁室臂膀。

    完顏婁室當場先落一臂。

    周圍一陣狂呼,說不清是歡呼還是驚喝。

    而那宋軍都頭斧頭不停,回身砸飛一名金軍,復又轉身繼續一斧,直接了當斫下婁室首級。

    既取得婁室性命,此都頭扔下大斧,拎起婁室首級,高高舉起,卻是對著趙玖喊出了一個讓這位官家恍惚失神的名字:“張永珍!官家!俺今日……”

    未及說完,震耳欲聾的戰場之中,一名金軍騎兵不知何時早已經靠近,卻正是剛剛棄掉旗幟的那旗手,他不顧身后尚有追兵,直接從馬上跳下、爬來,然后撿起地上長斧,直接從那名只顧對趙玖說什么的宋軍都頭脖頸后方奮力橫劈下去!

    一斧之后,婁室首級墜落,趙玖沒有再去看,倒是那名宋軍都頭的首級在空中與頭盔分離,露出只有一支耳朵、帶著喜色的面孔。

    但是趙玖不記得這個特征明顯的人到底是誰。

    婁室的旗手又被班直迅速擊殺,婁室的首級又被那名追來的年輕小將搶到,然后被以長槍高高挑起。然而,營前的金軍中軍騎兵沒有潰散,反而瞬間殺性大起,數以千計的女真騎兵不計生死奮力搏殺,甚至還有再度試圖攻擊龍纛,奪回首級。

    但很快,隨著東面與韓世忠援軍纏斗的另一支騎兵主動向北聯合那支合扎猛安沖破張憲部背嵬軍,脫離戰場,另一支合扎猛安也驚惶東走,引起韓世忠的注意與堵截……總之,營前的金軍終于還是漸漸陷入到了撤離與一定潰散之中。

    這一戰,到底是贏了。

    “官家!”

    披著軟甲的小林學士忽然開口。

    “什么?”

    試圖在前方尋找什么的趙玖茫然應聲。

    “這只是擊潰戰,打的激烈,可女真人多馬,他們一旦逃走,咱們追不上!”小林學士哆嗦提醒!岸彝觐伝钆欢ㄔ诒泵娼討!”

    “我知道!壁w玖語氣茫然!拔叶贾!

    “但是有一部可以嘗試圍殺!”小林學士繼續哆嗦提醒!白岉n太尉不要去追那些正在逃走的騎兵,不要理會塬上部隊,讓他和張憲的騎兵往東面去,兜住五龍山、兜住北洛水、兜住梁山,把完顏兀術和韓常,還有那個赤盞什么留下!足足一萬余騎!”

    趙玖陡然反應過來,立即以目視王淵。

    王淵醒悟,即刻代為傳令!

    一個時辰之后,傍晚時分,太陽西沉,雨水依然未降……金軍早已經大部逃散,完顏兀術與韓常及其部屬四散東走,但宋軍騎兵卻早早遵循軍令,往東不斷的去阻斷五龍山、北洛水、梁山之縫隙,使之不能北走。

    而韓世忠追殺赤盞合襲,確定兀術部金軍全潰以后,卻是將本部背嵬軍交給成閔去追擊堵截,選擇直接轉身來見趙官家,其余各部主帥、軍官騎兵也都紛紛仿效,眾將一時匯集于遍地尸骸傷員的營門前龍纛下。

    而此時,趙玖依然勒馬矗立龍纛之下,久久不動,面無表情。

    吳玠、曲端、劉錫、劉錡、王德、王彥,各自聚攏,這些人之下,更有無數軍將近臣,卻無一人敢上前相對。

    “官家!”韓世忠到底是有些膽量的,更兼武將之首,故在片刻之后,小心上前詢問!敖疖姅∽,臣等已派各部騎兵盡量去截斷兀術部隊北走之路,戰場也在打掃,不知道可還有什么軍令?”

    趙玖回過神來,望著周邊遍地尸骸,聽著身后營中哀嚎不斷,又盯著身前諸將沉默了許久,卻才在落日余暉中忽然開口:“有!”

    韓世忠以下,諸將轟然一片,各自紛紛出列拱手。

    “替朕射下來!”趙玖面色不變,也不去望上,只是以手指天。

    眾人順勢望去,只見天上云彩漸漸厚重不提,而其中一只不知是不是失了主人的海東青正在戰場上空盤旋不定。

    下一瞬間,韓世忠、吳玠以下,無數軍將,乃至于一旁隨侍軍士一時聳動,然后所有人幾乎一起彎弓,各自朝那只海東青射出箭來。

    箭矢密集,其中數支箭矢明顯來自于高明射手,卻是把那支海東青扎的如刺猬一般,直接將它從空中扯落,而其余箭矢也在須臾之后,如雨如雷,釘落地面。

    而就在這些箭矢落地的同時,頂著最后一絲余暉,頭頂厚云悶雷滾滾,然后豆大的雨滴終于落地。

    趙玖全程都未看那只海東青,此時更是直接勒馬轉入營中。

    PS:要死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排列三20075期预测